首頁 > 醫藥管理 > 醫藥觀察

醫藥行業已到最難時刻 即將開始新時代

2020-03-04 11:26 來源:賽柏藍 點擊:

仿制藥療效真的不如原研藥嗎?這可以確定。

醫保基金真的吃緊嗎?數據顯示不存在這個說法。

DRGS和醫藥代表有什么關系嗎?目前看沒有大關系。

我的核心觀點是,仿制藥一致性評價+帶量采購+DRGs=顛覆行業。所有的跡象都表明,醫藥行業到了歷史上最“南”的時刻,所有的跡象都表明,醫藥行業正在開啟新的時代。

國家引導一切,當你讀懂了國家便讀懂了這個行業——請看此文詳細分析。

復盤仿制藥一致性評價

現狀:仿制藥的“外衣”是什么?我們國家有18.9萬個批文,其中95%是仿制藥,這里面注冊批文同質化保守估計在70%左右,從建國以來的制藥工業歷史發展來看,我們的藥品生產經歷了從無到有,從有到多,從多到雜的過程。

一直以來,我們都是原料藥、仿制藥大國,但不是仿制藥強國。一方面是仿制藥企業業“小”,“散“,”亂”,“多”現象叢生。另一方面是品質“雜”,“濫”,“混”,“廉”。行業集中度很低,結構不合理,產品同質化嚴重,行業毛利低。

趨勢:仿制藥的“內在”在哪里?先說為什么要推進“仿制藥一致性評價”,目的無非有三,一是提升藥品質量,保障群眾用藥安全。前面說到,仿制藥是我們的大頭,目前市場規模在5000億以上,還在擴容,因此勢在必行。

二是優化產業結構,去年發改委發文淘汰落后產能,對醫藥行業有明確規定。

三是降醫療消耗費用。仿制藥的大力推行可以給醫療機構節約開支,以專利藥為主的原研藥將受到巨大的沖擊,仿制藥的一致性評評價可以應對醫療費用的快速增長,我國經濟總體趨勢還是保持增長趨勢,人口老齡化持續加劇,人民健康意識日益突出。實踐證明仿制藥一致性評價是加速去原研藥的成功手段。

除此之外,仿制藥一致性評價可以加速行業洗牌,企業并購重組,高質量新技術的仿制藥是國家倡導和需要的。

仿制藥注射劑一致性評價全面開啟,行業加速洗牌,未來仿制藥一定是高質量的,一定是幾家龍頭做莊的,一定是高毛利的,這是仿制藥的“內在”。

帶量采購的本質

現狀:如果說仿制藥一致性評價只是“三醫聯動”這艘大船改革的開啟,那么帶量采購毫無疑問會讓大多數醫藥人開始迷路。

藥企方面,“帶金銷售”是業內大多數藥企常用的營銷手段,營銷費用連年持續增長,產品價格虛高,逼近原研藥品。而這些高價的藥品(包括進口專利藥)大量的消耗了醫保基金。

醫保方面,公開數據顯示,2018年三大醫保收入增速14%,支出增速17%,支出大于收入,隨著疾病譜和人口老齡化的變化,不合理用藥的濫行,繳費的人數越來越少,醫保基金將會失衡,因此提前干預做好風險控制是上策。

說白了,國家意識到未來的未雨綢繆,做事前管理。國家先讓大家盲跑,然后讓你們去一致性評價賽道跑,跑贏了才有資格參加帶量采購跑,有了帶量采購可以擠出醫保的水分,打掉藥企的“中間環節”,為醫保“騰龍換鳥”。

趨勢:目前,帶量采購進行到第二輪第三批,由2018年12月份的4+7聯盟集采25個品種,到2019年9月4+7擴面繼續25個品種,區域增加到25省。

最新的一批是2019年12月聯盟地區要求品種擴到35個,區域到全國。帶量采購先后經歷試點,擴面,擴品種。

公開數據顯示,第一次4+7試點平均降幅52%,最高降幅96%,25省擴圍平均降幅59%,比4+7價格降25%。第一次試點可以節約藥品支出近60億元, 節約比例76%。

這就是帶量采購的本質,打破行業現狀,重新洗牌,讓舊利益集團分化。引導更多更新的企業進入到新的發展機遇與挑戰中來。

醫保談判決定行業命脈

現狀:2018年我國衛生總費用5.9萬億元,政府衛生支出占28.3%,社會衛生支出占43.0%,個人衛生支出占28.7%,占GDP6.6%,且每年持續提升。個人衛生支出占衛生總費用的比重下降到28.7%,是本世紀最低的水平。”

這充分說明國家對醫療的投入不斷加大,群眾就醫負擔逐漸減輕。從這個角度上看,醫保就是“深化醫改”就是這項工程的組合拳頭,一拳打下去幾乎可以把人KO。因此這個拳頭會不停的在藥企中來回揮拳方遒。

趨勢:2019年國家醫保談判準入藥品談判共涉及150個藥品,包括119個新增談判藥品和31個續約談判藥品。119個新增談判藥品談成70個,價格平均下降60.7%。31個續約藥品談成27個,價格平均下降26.4%。

值得提示的是,這次談判是我國建立醫保制度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。作為“三醫聯動”中最重要的一環,醫保支付將影響整個行業的發展。從2017年第一次醫保談判開始到未來,醫保談判是醫藥行業的常態化,醫藥企業必須為此引進藥物經濟學人才或者升級現有政府部門。醫保談判決定藥企命脈。

財稅合規是底線

現狀:按照時間順序,我們來捋順下近年來的財務合規政策和風險事件。

2016年平安夜不平安,央媒曝光多省市醫藥代表向醫生輸送回扣之后,整個行業開啟了地震式大整頓。此時“兩票制”即將在全國范圍內全面實施,“兩票制”非常明確的要求醫藥工業在藥品銷售的過程中只允許開具兩次發票,于是CSO模式成了救世主。

2016年5月1日全面推開營改增試點。全面實行營改增,不僅減少了重復征稅,還可以促進產業和消費升級,還可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。更有利于國家進行監管,打擊偷稅漏稅行為……

2019年6月4日,財政部官網公布的信息顯示,國家財政部將于6—7月組織部分監管局和各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財政廳(局)對77家醫藥企業展開會計信息質量檢查工作。重點檢查下銷售費用,企業成本,收入的真實性。

2019年7月1日起,中國正式執行CRS,成為全球交換稅務信息國家和地區中的一員,稅務申報無死角。

2019年8月9日,焦點訪談播出了《財務造假須嚴懲》專題報道,點名了至少3家某藥業等一批上市公司涉嫌財務造假的違法違規行為。

趨勢:行為回歸合規是大勢所趨。而且這個速度正在加快,通過“過票商”來完成“洗票”、“洗錢”已經行不通。披著CSO外衣做非法勾當的假CSO一定是重點打擊對象,真正的CSO模式是行業所需要的。不合理的銷售費用也是監察部門的重點稽查重點方向,違背醫改方向的行為難上加難。

我的觀點是,不看合規,看核心競爭力。不合規的根源在于企業沒有良好的創新營銷模式,亦或者沒有類似于跨國企業的爆品,根本原因還是在于核心競爭力的缺失,表現在創新或者其他方面。

怎么樣提升這方面的競爭力,我想更多的要關注企業自身全方位的360°全景。要真正的解決“財稅合規”給企業帶來的沖擊,必須根據企業自身的特點,全方位規劃、全產業鏈聯動、全體部門配合。沒有什么捷徑可走,如果要在這個行業呆下去,只能一步一個腳印,一個環節緊扣一個環節,重新務實創新,這是我認為的合規之道。

在合規日趨光明化的今天,不僅有政府部門直接監管,還有雨后春筍般的政策影響。這些政策看起來跟合規財務沒有什么很大的關系,但這是隱形的軟力量,比如“兩票制”、“帶量采購”、“醫保談判”。明顯是國家已經采取監管加政策來規范大家的合規行為了。

今年以來,醫藥行業黑天鵝事件頻發,引起了監管部門的嗅覺,合規財務稅務已經是相關部門的重點關注。未來已來,醫藥大勢,合規先行。醫藥人,請不要與趨勢相悖而離。

DRGs來了,醫藥代表能做什么

現狀:醫療方面,國家加入ICH,藥品評審改革,新興藥企和新藥發展利好。

醫藥方面,第三批帶量采購名單出爐,先后歷經試點,擴區域,擴產品,最后擴面至全國,地方區域性集采硝煙戰起,無論是方法還是形式上都日益全面和成熟,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都是醫藥行業熱門話題,在此背景下,醫保支付層面推出DRGs隆重登場,隨著人口老齡化趨勢逐年突出,醫保基金控費管理也日趨成熟。

趨勢:DRGs已經被證實可以顯著降低醫療費用和縮短住院時間。其本質是通過整合患者疾病類型制定支付方式,抵制過度醫療(輔助用藥,各類檢查),提高醫生診療水平,實現控費目的。

DRGs是醫院信息化精細化績效考核管理的抓手,醫院管理者,醫保科,信息科,臨床等科室邁入向成本控制要效率的時代。

那么藥企的機會點在哪里?DRGs主要把患者的疾病類型分類,主要在住院部運行。患者在門診診療,收入院,手術,最后根據疾病按照總費用打包收費。

因此可以確定,一方面醫生只能選擇臨床上質優價廉的產品,另一方面,醫生將通過院內跨學科的協作進一步提高診療水平來控制成本。

常用的仿制藥藥企需要大概率爭取進入集采目錄,通過醫院和DRGs實現“以價換量。從第一批4+7的執行結果來看,中標產品都完成甚至超額完成指標。

患者出院,隨訪等后續事宜會為門診增量帶來新的機會點,隨著網售處方藥的有條件開放,處方外流也是一個機會。DRGs是醫院層面的當前需要關注的,藥企和銷售目前看不到能做什么。我建議可以借助DRGs做一些營銷方法的創新,比如,升級院內MDT平臺,融動醫技科室。必須升級做“新醫藥代表。”

Tags:

責任編輯:露兒

圖片新聞
中國醫藥聯盟是中國具有高度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醫藥在線組織,是醫藥在線交流平臺的創造者,是醫藥在線服務的領跑者
Copyright © 2003-2019 中國醫藥聯盟 All Rights Reserved
快乐12走势自贡